品牌故事

关于本色名字的由来?
  第一家本色不是因为想做生意来开的,是觉得深圳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听音乐,而自己又正好有个地方是空的,所以当时就说和几个朋友商量说应该弄一个地方可以听音乐,然后就想取个什么名字,想来想去,正好那天是在莲花二村有个叫米兰酒吧很小的一个地方,在里面和几个朋友商量,也没想出特别好的,结果正好这个酒吧在播英国一个歌手唱的一首歌,歌名就叫《ture colors》,当时就觉得这个中文意思很好,可以翻译成本色,也就是做你自己的意思。我想做的音乐吧也是做自己风格的东西,有自己的概念,不要模仿别人,完全按照自己想法来。就觉得ture color非常好,很简单的环境下就把这个名字定下来了。

关于第一间国企店?
  其实开了第一间店也没有想是要做生意赚钱的,所以当时一楼也没有招牌,只是要到了25楼才发现原来这里每天有很多乐队很多party的小空间,很多客人就抱怨每天来都没有座位啊,每天7点吃饭的时候就要派一个代表来抢位置啊,当时笑话是很多的了。最搞笑的是一个北方的朋友,在机场看到了ture color的报道,说我们那时候做了什么黑白派对啊唐装派对啊很有趣,他就来找。结果他在楼下找了2个小时才找到位置,一进门就破口大骂,说这是什么鬼地方连个招牌都舍不得做。在这个情况下,我才掏了50块钱在一楼做了个不干胶纸的招牌,才第一次有了一个招牌。
  那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可能那时候深圳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大家都习惯了去夜总会啊去唱K啊,现在突然有了这样一个地方只有音乐,大家就觉得很特别。但是后来就很多人抱怨没地方坐,总要在下面等很久才有位置,结果有一天我正好在东园路肯德基那里吃东西,正好看到那里在招商,所以也很巧,我就十分钟把这个地方谈下来了,三个月之后第二家本色就开张了。

关于T2吧与首创中国慢摇吧之概念?
  东园这家店就能很好的实现我的理念了,有乐队、足够的空间、好的音响设备、有一个大的舞台,这样的话真正深圳第一家有一个大的stage的音乐空间就出来了。一开始只有一层,搞了老电影的酒吧,五月花的餐厅,还搞了一个T2吧。当时最特别还是这个T2吧,我给它设定了一个音乐的节奏和超低音的重量:开场是80拍,然后逐步往上提升,到了人多一点的时候就到80拍,每晚设定几个小高潮,在100-110拍之间,然后到了1点钟左右会达到一个大高潮,会达到130拍,最高峰不会超过135-140拍,然后再往下降,回到80拍,大家就尽兴而归。这是我首创的,全中国没有人做的。这有一个好处就是吸毒的人在这里就没办法,吃了摇头丸的人要150拍以上的节奏才有感觉,而且要有一个很重的低音,而我们的低音总是让他爽不起来。有一次一个吃了摇头丸的人来求我们能不能把音乐开大一点,我们就告诉他本色没有那种音乐,他就走了,后来慢慢吸毒的人就不来这个地方了,所以这里就能团结一批真正爱音乐的人。
  那时候全中国要开酒吧的人都要先来本色看看,一天要接待数十拨人,那时候很多人拿着皮尺量我们的吧台尺寸、舞台宽度,拿着闪光灯拍音箱的牌子,什么事都有。包括我们的音乐风格也会被他们模仿,本色也培养了很多DJ,开始在全国被别人高薪聘请,这样也就把本色的这个理念在全中国传播开来了,形成了后来慢摇吧的概念。所以现在不管走到哪,业内人士都公认慢摇吧就是ture color在九年前创造出来的,这是一种新的娱乐的健康的音乐模式,比如现在苏荷酒吧都是音乐比较慢比较健康的路线,都是受到当年那个模式的影响。

关于如何形成连锁酒吧规模?
  最后东园开了之后又发现生意好得不得了坐不下,接着就又开了东门,所以本色其实每间店都是开了之后坐不下,就又考虑去接着再开一家。后来就变成人家来找我们去开店了,包括香港一些著名的地产商啊,也有些店是别人开不下去让我们来管理,比如振华店就是股东让我们来管理改造。
  我在这个城市只做一个酒吧的时候,资源是很少的,因为一个酒吧只能养2个乐队,当我有更多的酒吧的时候就能养更多的乐队,所以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资源的整合,我可以吸纳更多的好的乐队过来,那时候全国各地的乐队都来演出,有这么多工作的机会。你要说那时候在北京一个乐队一周能工作两场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本色这边就能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给到乐队。

关于这个城市的live house风气?
  那时候还在国企第一家店的时候,我请的是吴子彪老师来帮我做第一家店的音响设备和乐器,那时候我根本不懂得调音啊什么都不懂,杨坚是吴子彪的partner,就也过来帮忙,所以那时候半年时间他就了解了本色这个理念非常有意思,后来他也在ture color的对面开了一个根据地,也在做音乐酒吧。他也是做得很好的,从我的角度来说,我真的希望深圳能有更多的做乐队的地方,那时候我们还一起上电台一起谈音乐的概念,传播更多的音乐文化,充满了激情,也没有什么同行竞争的概念,只是觉得有人一起来做很好玩,根据地在摇滚音乐方面也很有它的理念。

关于ture color的跨界初体验?
  欧宁曾经在东园店做了一个演影会,是本色第一次跨界进入影像领域,也算是比较超前了。大概两年时间,从00年到01年底,都是我们在无偿资助欧宁,播放一些独立电影、实验电影、小制作电影、艺术家的影像短片等,包括现在很出名的曹斐,那时候也是因为演影会来给观众介绍她的影片,之后曹斐和欧宁合拍了三元里,都是在那个阶段发生的。欧宁每个周末在本色做活动,每个活动结束后还会出一本杂志,用复印机复印的,提供给客人。初期在国企店和东园店,还曾经和中央戏剧学院、上戏和深大表演系的学生以及广州戏剧界的朋友有过合作,利用周日下午的白天去做一些互动的实验性话剧,也做了好几年。

关于这个城市的嘻哈文化规模化开启?
  2002年我作为中国唯一的哈雷车手带领了50多个不同国家的车手,从香港经过广东、江西、浙江、江苏、上海,历时13天,每天开几百公里,每到一个地方都在当地采风,然后回到深圳,就在东门广场那边做了一个活动,还请了法国一个著名的跨界艺术家ceet,他是一个艺术家,又是一个产品设计师、一个DJ,还是ADIDAS的特约设计师,现在我们也还在邀请他做事。那时候就做了一个嘻哈的现场表演,有街舞、涂鸦、说唱,那时候也是在本土年轻人圈子里兴起一个嘻哈文化的高潮。所以现在我们一直在做演舞会,其实也是从那个时候延续下来的,也在这个城市建立了这样一种嘻哈文化的氛围,通过这样的方式启发年轻人创造的想象力和艺术创意。

关于本色引领的洋酒文化?
  其实本色一直在做一些很超前的事,都是在引领这个城市文化的,包括像live house这种概念到今天也没有几个人在做。我相信随着中国人对音乐的理解和热爱程度会慢慢传播开来。
  说到酒,最好玩的是奥斯陆,来自瑞典的一种vodka,它吸引我的眼球是因为它每年会请很多艺术家来参与它形象的设计,用不同材料和理念来做瓶子的设计,比如在挪威森林就会用很多木材来搭建出一个瓶身,在巴黎就用古典铁花在地铁出入口搭建一个瓶身造型,在广场用积木拼出奥斯陆的瓶身等。那时候是在设计上喜欢这个牌子,所以在第一家ture color的时候就在想中国为什么没有这种酒卖,那时候就用走私的方式从香港托人每天带这个酒过来卖,这个酒一直到一年以后才正式进入中国,但其实那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很喜欢喝了。包括杰克丹尼也是从本色喝开来的,本色是酒商进入中国最早的合作伙伴,在本色推得特别好,后来就变成大家都在喝。包括芝华士也是。

关于本色被研究的课题性?
  香港理工学院有一位姓马的教授,来过本色之后就特别喜欢这里,把这种音乐酒吧文化作为一个课题来研究,还无偿来工作了三个月,写了很多关于本色的文章,在香港很多媒体也不断推广本色的文化,不断研究本色为什么能做得这么特别。他对本色的乐手也非常支持,只要本色乐手过香港演出,他都会私人帮忙做义工。其实这样的人在香港很多,我们认识很多调音师啊,艺人啊,词曲作者啊,乐手啊,都在不同层面上去帮助本色,都是出于对本色的喜爱,也都很接纳本色这样一个舞台。

关于专业的酒吧路线及开创城市文化的十年?
  其实从一个广告人转作酒吧以后,反而让人觉得更自由。能让人完全发挥自己的想法,能自己说了算,后来就放弃了自己的广告人位置,那时候我们广告公司年营业额都一个亿了,突然说放弃就放弃了,别人来找我我也不做了,八千万的单说不要就不要了,别人都还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本色是坚定的要走一个专业酒吧的路线,音乐只是一个平台一个舞台,我们还是要让大家喝到很地道的鸡尾酒,在西方鸡尾酒是一个很生活哲学层面的东西,人生要学会工作更要学会享受生活,享受优美的东西,所以这是生活的一个情趣,所以本色也应该有这样一个理念来传递给本土消费者。本色每年都会有一个调酒大赛,结果每年都有来自世界各地几百人来报名。本色很多东西都是这样,不知不觉就做了很多届了。十年看似很快就过来了,不断在开启一些新的城市文化的模式。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个时候的本色给这个社会提供了无数的可能和很多的机会,让更多人去认识这个世界,原来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

本色酒吧 版权所有
.